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宣傳信息 > 正文

《燈影老屋》赴漢成功演出背后

2019-06-06 11:22:00 來源:襄陽晚報
0

摘要:《燈影老屋》就講述了這三者交融的故事。


  一位堅守深山老屋的老人,一段扶貧搬遷的過程,一項帶有保康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燈影老屋》就講述了這三者交融的故事。5月27日、28日晚,大型現代花鼓戲《燈影老屋》在武漢湖北劇院上演,獲得了當地市民和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評審組專家的一致好評。而這出誕生在保康深山里的花鼓戲,是如何走出大山并獲得觀眾喜愛的?答案就在有血有肉的戲中。
 

觀眾叫好,專家點贊

《燈影老屋》這部講述“獨臂皮影”傳承人王老九在深山中堅守一間老屋而引發一系列故事的戲,自2016年啟動至今,經過不斷采風、論證、創作、排練、研討、打磨與再提升,已歷經近三年時間。自2018年10月初次排演,《燈影老屋》便入選第三屆湖北藝術節優秀劇目,繼而被列入湖北省委宣傳部重點扶持劇目、湖北省舞臺藝術精品創作工程劇目,并獲得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大型舞臺劇和作品創作項目資助。

劇中,極富保康地方特色的“獨臂皮影”“沮水嗚音”“荊山陽鑼鼓”及漢族神話史詩《黑暗傳》等楚文化民間非遺元素與戲曲故事水乳相融,不僅獲得了觀眾的陣陣叫好,業界專家也豎起大拇指。

“這出戲實在太好看了,戲中老人對老屋和皮影戲的堅守讓我十分感動,平時我們看不到這樣具有濃厚地方特色的戲劇,特別感謝保康縣藝術團為我們帶來的精神文化大餐。”5月27日晚,看過《燈影老屋》武漢首演的郭佩齊興奮地告訴記者。

優秀的劇目也引起了專家的重視。5月28日晚演出結束后,專家們對《燈影老屋》進行了評價,提出了建議。“這是一部現實題材的好戲,《燈影老屋》以精準扶貧為切口,而將筆墨著重落在非遺文化的保護和主人公性格的刻畫上,藝術結構和寫作方式都十分新穎。這部戲再經提升后,有望成為當今中國現代戲創作的一個新典范。”中國文聯原巡視員、著名戲劇評論家李春喜評價。

中國劇協《劇本》雜志社原主編、著名戲劇評論家黎繼德認為,這部戲可以作為保康、襄陽乃至湖北的文化名片。他說,現在現實題材的扶貧戲很多,但從文化堅守和傳承角度來寫的戲鳳毛麟角。《燈影老屋》沒有許多現代戲粗糙和鄙陋的缺點,它不是簡簡單單、急功近利地做一部“宣傳品”,而是一部十分難得的藝術精品。


  多維度多線索的劇情設計

作品內容豐富,不同的人看過《燈影老屋》后,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一部分觀眾在看戲時一直好奇老屋最后是否被拆,一部分觀眾看過戲后對保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產生了興趣,一部分觀眾則關注鄉村振興,還有人對劇中的傳奇色彩或主人公的人生境遇產生共鳴。不同的觀眾關注不同的維度,是因為我在戲中埋下的伏筆。”著名劇作家、《燈影老屋》編劇劉恩平告訴記者。

在最初接到這部戲的創作任務時,劉恩平還對保康不甚熟悉。雖說自己出生在湖北,但自從考入上海戲劇學院后,他便留在了上海。為了寫出洋溢著濃郁荊楚文化特色的深山故事,劉恩平多次來到保康,深入體驗當地風土人情,同時了解到保康本地“獨臂皮影”“沮水嗚音”“荊山陽鑼鼓”及《黑暗傳》等非物質文化遺產,他將這些山里的“寶貝”精巧地融入戲中。

經過不斷的采風和修改,劉恩平為《燈影老屋》構建了四個維度,即現實維度、歷史維度、靈魂維度和文化維度。多維度、多線索的劇情設計,構成了《燈影老屋》這部內涵豐富、情節精彩的好戲。“一部戲,不同觀眾看出不同的內容,這也正是對多樣性審美需求的呼應。”劉恩平說,現代戲曲不僅是現代戲劇,也是現代藝術和現代思想的結晶,必須勇于叩擊思想高度、人性廣度和靈魂深度。


  讓荊楚“風景”走出深山

作為一位已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多年的湖北籍戲劇家,他十分希望故鄉的“風景”能走出深山。“寫這部戲的時候我非常用心,不僅是希望將家鄉的文化推廣出去,同時也為保康縣藝術團的堅守而感動。”劉恩平說,在創作《燈影老屋》時,他通過與保康縣藝術團的不斷溝通接觸,被他們身上篳路藍縷的開拓精神所感動。與其他規模大的劇團相比,保康這個劇團的各方面條件都是比較艱苦的,但他們依然鍥而不舍,努力克服各種困難,想盡各種辦法,最終排出了這部高水準的現代大戲。

他也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了保康縣政府推廣本地文化的決心和做出的不懈努力。為了保證戲劇的質量,保康縣政府協調本地資源,邀請各地名家精誠合作、勠力同心,最終《燈影老屋》獲得了觀眾和專家的贊賞。

在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后,《燈影老屋》還將不斷打磨,成為經得起時間和觀眾檢驗的舞臺精品和保留之作。

責任編輯:宋默

襄陽

青海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