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外媒看襄陽 > 正文

【農村新報】悠悠千古白起渠

2018-08-09 11:01:50 來源:農村新報
0

摘要: 8月中旬,白起渠將代表中國赴加拿大參加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國際評審。這是一條怎樣的河流?


 


 


 


 


 

文/圖農村新報全媒記者肖敏通訊員周波朱宏鄭新濤
 
圖為:航拍白起渠宜城市小河段。
 
圖為:白起渠水源地——三道河水庫。
 
圖為:白起漢白玉雕像。長渠管理處工作人員查看水情。
 
圖為:學生參觀白起渠渠首。
 
白起渠,因“戰神”白起得名,曾屠殺數十萬人。但它又是一條“幸福渠”“致富渠”,至今仍灌溉著30多萬畝良田,推動襄宜平原農業農村經濟社會發展和進步。
 
8月中旬,白起渠將代表中國赴加拿大參加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國際評審。這是一條怎樣的河流?7月25日,農村新報全媒記者走進南漳、宜城實地探訪。
 
戰渠變灌渠
 
“武安南伐勒秦兵,疏鑿功將夏禹并。誰謂長渠千載后,蠻流猶入在宜城。”唐代詩人胡曾的一首《詠史詩·故宜城》,道出了白起渠的歷史價值和文化價值。詩中所說的武安,就是戰國四大名將——白起。
 
公元前279年,秦昭王發動滅楚戰爭,遣白起攻楚鄢郢,但遇楚國重兵把守,久攻不下。白起考究了地形勢位高下及蠻水經流情況后,決定引水灌鄢。
 
他命令士兵在鄢城西100多里的地方壘石筑壩,圍堰蓄水。大水直沖鄢城,從城西灌到城東,城中數十萬軍民皆被溺死。白起因破城有功,被封為武安君。
 
后來,白起渠用于農田灌溉,幾經興廢。唐宋時期,曾5次對白起渠進行了較大規模修整,明代中期以后逐漸廢棄。1939年,張自忠將軍駐防宜城,看到白起渠成了一條水流不暢的廢渠,他電請省政府疏通渠道,后因時局動蕩未能修成。直到新中國成立后,南漳、宜城兩地投入4萬勞力,修通水渠,并硬化了部分渠段護坡。“白起渠本是軍事水利工程,秦一統天下后,周圍農民用它灌溉農田,戰渠由此變為灌渠。”同行的三道河管理局水利專家告訴記者,這個具有近2300年歷史的偉大水利工程,見證了曾經“問鼎中原、飲馬黃河”強大楚國的興亡,記錄了荊楚農耕文明的發展歷程。
 
“長藤結瓜”平衡水量
 
今年夏天,鄂北崗地又是一個干旱之年。但走進白起渠流域,所見之處綠意盎然,稻浪滾滾。“我種了20多年地,從來沒有出現因缺水導致減產絕收。現在正值水稻抽穗,我家100多畝田可是喝飽了水。”宜城市小河鎮高康村種糧大戶鄒宗林告訴記者,稻田就在渠邊,他從來不為水發愁。
 
白起渠西起南漳縣謝家臺,東至宜城市鄭集鎮赤湖村,蜿蜒49.25公里,號稱“百里長渠”。為了管好用好這個水利工程,白起渠共設立了2個管理所、3個管理段。
 
與一般溝渠不同的是,白起渠流經之處,沿線還串起了10座中小型水庫和2671口堰塘。長渠管理處副處長王治元介紹,如果說長渠是一條“藤”,沿渠與之串通的水庫、堰塘,就是一個個“瓜”,“長藤結瓜”的靈感也來自古人的經驗。以鯉魚橋水庫為例,水庫與長渠以溝渠相連,中間安有閘門,水庫平時收集雨水,每年由長渠補充水源3至4次,確保水庫可灌溉2.5萬畝。
 
王治元說,千萬別小看了“瓜”的作用,在非灌溉季節,渠水經支流進入庫、塘,農田需水時,隨時輸水灌溉,可以做到常年蓄水,不讓水源白白流走。灌溉季節,長渠供水給庫、塘,多者三四次,少者一二次,庫、塘循環蓄水,提高了利用率。這樣一來,整體工程實現了以多補少、以大補小、互通有無,平衡水量,充分發揮了最大潛力。
 
“分時輪灌”保豐收
 
沿長渠下行,約10公里,就進入宜城地界。在宜城朱市渠段,記者發現,渠水水位比稻田要低近兩米。
 
要是沒有抽水泵,如何灌溉農田?王治元說,這個問題,古人早就解決了。史料記載,古時長渠有幾十個“水門”,層層“把關”,需水時就近抬高水位,直接灌溉。后來,長渠重修后,內設了4個大型節制閘,順流而下,將灌區分為4段,關閉閘門即可抬高水位,就近供水。
 
從2012年開始,針對灌區出現的機收、機耕、機播,上下游用水時間縮短的矛盾,結合長渠灌區歷年的灌溉管理經驗,采取分時分段輪灌法,改以往多輪水大插為一輪水保灌區全插的灌溉模式,進一步優化調度方式,保障了灌溉效益。
 
為解決沿線矛盾,長渠管理處還留有8個小時機動供水時間,供水時沿線有專人負責管理。由于各段限時供水,杜絕了水資源浪費,以及爭水、搶水事件。
 
王治元說,白起渠流經南漳宜城11個鄉鎮,灌溉著沿線30.3萬畝沃土良田,灌區年均糧食產量2.5億公斤,為襄陽糧食豐收做出了巨大貢獻。
 
漫漫申遺路
 
白起渠又名百里長渠、三道河長渠、藎忱渠,修建于公元前279年,它比四川都江堰要早23年,比關中地區鄭國渠早33年,比廣西靈渠要早65年,是中國最早的灌溉渠。
 
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白起渠水文化,早在2016年10月,三道河水庫管理局就啟動了“時節灌溉工程遺產”申報工作。
 
今年1月,國家水利排灌工程遺產評審時,白起渠在全國百名水工程中,名列第四。3月,國家申報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專家組第四次來到南漳和宜城,為白起渠申遺搜集資料。
 
聽聞白起渠申遺,今年6月,南漳縣武安鎮蓮花堰村村民王華國將收藏的一塊漲水碑捐贈出來。這塊漲水碑記載了清朝道光六年,白起渠渠首蠻河蓮花堰和武安鎮一帶的一次洪水水勢漲消情況,這對白起渠申遺具有重要價值。“世界灌溉工程遺產與世界文化遺產和世界自然遺產,并稱世界遺產。它評審有兩個硬條件,一是必須是百年以上的水利工程,二是至今對社會經濟發揮著重要作用。”襄陽市水利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如果這次申報能夠成功,將填補襄陽世界遺產的空白。
 

 

 

責任編輯:陳忱

襄陽

青海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