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化藝術 > 文藝精品 > 正文

夫人城:從這里認識鐵打的襄陽

2019-05-24 11:40:16 來源:襄陽日報
0

摘要:襄陽城的西北隅,有一座子城,名叫夫人城。

1

襄陽城的西北隅,有一座子城,名叫夫人城。

夫人,是韓夫人;夫人城,是為韓夫人守衛襄陽城有功而建的紀念建筑。韓夫人是東晉時人,對于這位深具軍事才能的杰出女性,其子朱序的傳記中有這樣的描述:“初,苻丕之來攻也,序母韓自登城履行,謂西北角當先受弊,遂領百余婢并城中女子于其角斜筑城二十余丈。賊攻西北角,果潰,眾便固新筑城,丕遂引退。襄陽人謂此城為夫人城。”寥寥數語,讓韓夫人在戰爭史上留下光彩的一筆。

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留下的女性,不但守土有責,而且守土有法、守土有功,為古往今來的廣大女性一洗郁氣。對屢屢處于抗擊侵略前線的襄陽來說,韓夫人所代表的忠誠果敢、勇于擔當的精神無疑是一種很好的激勵。韓夫人是第一個作為歷史人物而不是傳說人物記載于正史中的巾幗英雄。

公元378年,前秦勢力不斷擴張,逐漸向南推進,攻占東晉的地盤。這年二月,苻堅發兵十幾萬,分幾路向東晉的襄陽進發,一路是荊州刺史楊安率領本部兵馬為先鋒,與征虜將軍石越同出魯陽關(在今河南魯山縣西南);一路是冠軍將軍京兆尹慕容垂等領兵五萬出南鄉;一路是領軍將軍茍池等領兵四萬出武當,約定在襄陽城下會合,并且限定時間攻克襄陽。

東晉駐守襄陽的是大將朱序。朱序聽說苻堅發兵來攻,并不慌張。朱序認為:“秦軍久住北方,不會水戰,襄陽依靠漢水為險,秦軍一時半會渡不過河來,等到敵軍渡水時,再發兵從水上打擊,可以首戰告捷,挫盡敵人的銳氣。”

前秦的征虜將軍石越認為,正因為秦軍不會水戰,晉軍肯定會放松警惕,只要突然攻到襄陽城下,就可獲勝。石越親自率領五千騎兵,騎著馬,從水面上游過來,突然出現在襄陽城外。

朱序沒想到敵軍的推進速度如此之快,等到石越的五千騎兵快到襄陽時,才手忙腳亂起來,立即加緊部署,調兵守城。當內城全部修筑好,也做好了部署時,外城卻還沒做好防備工作,石越的騎兵一攻而入,把襄陽水軍的戰船奪去一百多艘,用這一百多艘船把其他秦軍陸陸續續運過漢水。此時,秦軍十多萬人聚在襄陽城下。

當朱序在城上布置防守時,朱序的母親韓夫人上城巡視。她走到城西北角時,看到這里的城墻不夠堅固,很憂慮地說:“這里雖然有漢水天險可恃,但并不是萬無一失。城墻不牢,守軍又少,怎么能讓人放心呢?”但是,所有的軍隊以及城中的青壯丁男都已經被朱序派上了城頭,從哪里抽調人手呢?

韓夫人回去之后,便親自率領家中的婢女仆婦,搬運磚頭,要在城中再筑起一道城墻來。人手不夠,韓夫人又去全城老百姓家中動員婦女們都出來筑墻,一天一夜便在內城里斜斜地筑起一道新的城墻來。

第二天,秦兵果然從西北角攻破老城,新城在抵抗敵人進攻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秦兵最終鎩羽而歸。經過這件事,襄陽的上上下下都知道韓夫人有見識,非常佩服,把她率領婦女們建起來的這座內城叫做“夫人城”。

秦軍圍攻半年多,還是沒能攻破城池,苻堅非常生氣,派人捎信告訴攻城的主將苻丕:“如果到明年春天還攻不下襄陽城的話,你就在城下自殺,不要回來了。”苻丕接到苻堅的命令,只好加緊攻城;朱序仍加緊防守,雙方相持不下。后來,朱序還趁敵人疲勞不堪時,突然領兵出城,一頓沖殺,弄得苻丕狼狽不堪,只好引兵暫退。朱序看到秦兵退遠了,便下令讓城中守軍休息一下。

不料,苻丕半夜突然殺回。朱序連忙領兵抵抗,正在拼命作戰時,忽然看到手下將領李伯護率領一隊士兵沖過來。朱序連喊“伯護過來、伯護過來”。李伯護來到朱序身前,突然下手刺傷了朱序的戰馬。朱序跌下馬來,被李伯護捉住送給苻丕。原來,李伯護已經暗中投降了前秦。至此,襄陽城失陷。

2

經常陪朋友或者外地來客看夫人城,回轉小北門的路有三四百米,總不能相對默然,于是就講講后續的事情。

苻堅班師回朝,帶回的當然有朱序和他同樣被俘的手下們。苻堅打襄陽打得很艱難,這反而讓他對對手產生了尊重。他把朱序留在身邊,封了個度支尚書,卻把臨陣向自己投降的李伯護殺頭治罪。這樣,歷史又給了朱序一次機會,讓他成為下一場關鍵戰爭的關鍵人物。

原屬西晉的蜀地早歸秦手,現在又攻占了南北之間的重鎮襄陽,苻堅認為,一舉拿下東晉的時機成熟了。公元383年,他在太極殿召開會議,對群臣說:“我在這個位子上快三十年了,四方平定,就只有南方晉朝政權在茍延殘喘。現在,我的大軍有九十七萬之眾,我要帶這百萬大軍親自南征,諸位以為如何?”

在群臣的一片反對聲中,八月,苻堅命大將苻融率張蠔、梁成和慕容垂等,以二十五萬步騎兵為先鋒,自己隨后自長安發兵,率六十余萬步卒及二十七萬騎兵南下。

百萬大軍來攻,東晉朝廷一片哀叫之聲。主政的丞相、征討大都督謝安表面上很鎮定,他命謝石為元帥、謝玄為先鋒,率兵八萬前去迎敵。

八萬對百萬,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戰爭。

苻堅的前線不斷傳來捷報。十月十八日,苻融攻克壽陽(今安徽省壽縣),然后派信使告訴苻堅:“晉軍兵少,這仗打得太容易了。”

苻堅就把大軍留在項城,只率領八千輕騎趕往壽陽和苻融會合。穩操勝券的苻堅,一派明主風度,演了一出先禮后兵的把戲,先找人勸降晉軍將領謝石。謝家那是什么人?那是江南士族的領袖啊,謝家的人一投降,司馬氏政權必定土崩瓦解,其他的士族還不有樣學樣?這真是“不戰而屈人之兵”啊!一場偉大的勝利圖卷在苻堅眼前展開。好,就這么辦!派誰去好呢?他選來選去,選中了朱序,把謝石的老朋友派過去,你看我有誠意不?

歷史,就這樣又讓朱序走到了前臺。朱序按捺住滿腔的激動和欣喜,來到東晉大營,沒有勸降,反倒把前秦軍情透了個底兒掉。他說:“秦軍雖有百萬之眾,但還在進軍中,如果兵力集中起來,晉軍將難以抵御。現在情況不同,應趁秦軍沒能全部抵達的時機,迅速發動進攻,只要能擊敗前鋒部隊,挫其銳氣,就能擊破秦百萬大軍。”謝石起初認為前秦軍強大,打算堅守不戰,待敵疲憊再伺機反攻。聽了朱序的話,他認為很有道理,便改變了作戰方針,決定轉守為攻。

十一月,謝玄的進攻開始了。劉牢之取得洛澗大捷,斬殺了梁成以及弋陽太守王詠,秦軍折損十名大將及五萬主力。謝玄又派部隊阻絕了淮河渡口,殲滅前秦軍隊一萬五千人,抓獲了前秦揚州刺史王顯等人。

晉軍西行,與前秦軍對峙淝水。十二月,有人向苻堅建議后退決戰。諸秦將認為阻敵淝水畔比較安全,但苻堅認為半渡而擊可主動對決。當秦軍后移時,晉軍渡水突擊。朱序在秦軍陣后大叫:“前線的秦軍敗了!”秦軍陣腳大亂,隨后晉軍全力出擊,大敗秦軍。謝玄、謝琰和桓伊率領晉軍七萬,戰勝了苻堅和苻融所統率的前秦十五萬大軍,并陣斬苻融。戰爭以晉軍不可思議的大勝而告終,前秦軍被殲和逃散的共有七十多萬人。

這場奇跡般的以少勝多戰役也是成語“制造機”,前有朱序形容秦軍人多為“投鞭斷流”;其后,當苻堅初遭敗績,心生怯意,登上壽陽城頭查看晉軍軍情,看到晉軍軍容嚴整,把北面八公山上隨風擺動的無數草木也看成是士兵,這就是“草木皆兵”;而在秦軍主力遭遇大敗后,被晉軍追趕,當他們聽到風吹過的聲音及飛鶴的鳴叫,都以為是晉兵仍在窮追不舍,這就是“風聲鶴唳”。

3

講完這些故事,我們也差不多回到了臨漢門。這時,客人們總是轉過頭去,再次回望夫人城。城屢毀屢建,而襄陽人的這段記憶卻沒有丟失。明代時,襄陽的城池進行了一次比較徹底的重建,筑城的人們依然沒有忘記韓夫人,在這里專門修建了新的夫人城。不同于東晉時韓夫人戰爭前夕匆匆建成的斜角新城,明代在這里所修的是一座子城,半獨立于襄陽城主體之外,一座方正的小城略伸向江邊,城下還設有窩鋪,方便駐兵。城外江上有風吹草動,不必打開襄陽城門,馬上就可以出擊。看來,這是襄陽城的“快速反應小分隊”,是襄陽城伸出城外的敏感觸角,既大大加強了防御,又提高了反應速度。

夫人城歷代為地方上所重視,所以,對夫人城的維護也極受重視。清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夫人城忽然倒塌數丈,襄陽地方官張星平予以重修,并在城墻北面石碑上題跋紀念,上面記載:“襄郡益民勝跡,夫人城為最。茲當多事之秋,忽圮數丈。予任修者,一重城池一夫人,舊跡免湮沒云。”短短的碑記,特別強調了“益民”,即有益于人民。張星平說,之所以對倒塌的夫人城立即進行整修,一方面固然是保持城池完整的需要,另一方面則是出于對韓夫人這位令人景仰的女性的敬重。這塊石碑今天仍然嵌在夫人城上。夫人城后來的修繕失于記載,但在夫人城南側外墻發現多達數十塊的“光緒十八年城工”磚,或能證明當年夫人城亦有過規模不小的整修。

1956年,夫人城被湖北省政府列為“湖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2年,市人民政府修復夫人城城墻及垛堞,建紀念亭于城上,內置韓夫人漢白玉立像,辟為旅游景點。2001年,夫人城與襄陽城墻共同被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8年,襄陽古城管委會在文物部門的指導下,維修了包括夫人城段在內的1200多米的城墻。整修中,一方“夫人城”城額碑被清理出來,題款顯示,此碑刻于宣統二年,無具名,但從書法看,題寫人一定是含著崇敬之情,濃墨飽蘸,恭楷書寫。如今,這方石碑被清理了滿面的歲月塵沙,重新鑲嵌在夫人城上。同時,在本次夫人城維修伊始,就有襄陽居民上書管委會,提出夫人城承載了很多襄陽的戰爭烽煙,希望能保留這些歷史信息,設計方充分考慮了這些意見。在清理夫人城西向墻體彈坑時,清理出兩枚加農炮彈頭。這兩枚彈頭已經銹跡斑斑,卻是襄陽城飽經戰火洗禮的實物見證。安全起見,兩枚彈頭已起出交有關部門保存,但炮彈坑經過技術處理,得以原貌保留。

每每登上夫人城,心中除了對先賢們無限的敬仰,更回蕩著一段話:“湖廣之形勝,在武昌乎?在襄陽乎?抑在荊州乎?曰:以天下言之,則重在襄陽;以東南言之,則重在武昌;以湖廣言之,則重在荊州……夫襄陽者,天下之腰膂也。中原有之,可以并東南。東南得之,亦可以圖西北者也。故曰重在襄陽也。”這一番話,確是雄論,準確表達了襄陽兵家必爭之地的地位。但這“天下之重”四字背后,又有多少金戈鐵馬,多少英雄血淚!

襄陽城,城高池深,固若金湯。但是,比城池更為牢固的,是我們歷代英雄兒女保家衛國的堅強意志。襄陽,誠為“鐵打的襄陽”矣!

(作者方莉系拾穗者團隊成員、襄陽知名文史學者)

責任編輯:宋默

襄陽

青海11选5开奖走势图